新闻与观点

“亚洲世纪”:创新精神超越孤立主义的机遇

作者:福莱国际传播咨询大中华区总裁兼高级合伙人

Rachel Catanach(曹蔚明)

鲍勃·迪伦的一首歌名《这是变革的时代》,形容了我们身处的时期。去年英国脱欧以及特朗普竞选总统是西方两大历史性政治变革,对于国际税务,国际贸易,以及移民有着深远的影响。对于亚洲来说,很难确定这些变化是否能够带来更广泛的公众利益。

西方政治新纪元与“亚洲世纪”出现不约而同,目前亚洲在增长和发展上正在展开与西方的竞赛。预计到2050年,亚洲人均持有的财富将与欧洲持平,这一趋势目前就已经显而易见。毕竟,正在进行全球化发展的公司很多都是亚洲企业;上榜财富500强的企业里,亚洲企业的数量也越来越多。以2016年的财富500强名单为例,仅中国就有超过一百家企业上榜,其中三家企业荣登前五强。

凭借这样的优势地位,更多的中国企业在美国进行直接的投资。近期荣鼎咨询(Rhodium Group)关于中美之间外商直接投资的报告显示,各行业投资量从2011年至2015年已有显著增长,年均增速大于30%。总投资规模从2011年不到50亿美金飙升至2015年150亿美金, 预计2016年投资规模将翻番。2015年,中国对美国的直接对外投资首次超过美国对华投资数额。

后真像时代境外市场中脆弱的亚洲企业

毫无疑问,特朗普政权将挑战亚洲企业,尤其是正在寻求全球扩张的中国企业。大多数中国企业已经遇到政策层面的反对,而孤立主义将更加限制他们未来的发展,特别是涉及诸如科技等敏感行业的企业。

正是这些科技企业,在中国乃至整个亚洲推动了创新变革,使亚洲成为全球电子商务、社交网络、共享经济和游戏最为活跃的地区之一。

举例来说,就像阿里巴巴和腾讯创造支付宝和微信一样,在中国有许多公司大胆利用科技创新商业模式。这些不是模仿西方已有产品和服务,而是具有颠覆性的创造。他们满足本土客户需求的同时,还创造了欧美消费者的需求(难道你不想通过短信制定你的下一个假期吗?)。

在这个新纪元,中国互联网公司将要应对具象的企业声誉挑战。对于中国企业来说,即将颁布实施的中国网络安全法将使他们难以调和国内与国际利益相关者之间需求的差异。

寻求在美投资的中国企业也将面临越来越频繁的涉及美国国家安全的审查。去年十一月在华盛顿,经美国国会委员会提议,美国对中国娱乐、媒体和互联网公司设置投资障碍,以回应西方媒体和互联网公司在中国受到的审查和种种限制。这些顾虑是否属实并不是关键,情感和立场才是后真像时代中政策的推动力。

亚洲企业在西方的种制胜法则

这对于公关传播行业的从业者意义何在?在愈发孤立的全球环境中,如何把亚洲的创新故事向外界传播?亚洲企业在西方制胜的八大法则:

  1. 不要低估利益相关者分析的重要性——美国大选显示我们自认为了解对手,其实不然。
  2. 分析更为严苛的保护主义政策对公司劳动力、本国贸易伙伴和目前公司运营依据的法规将产生哪些深远影响。在西方关键市场,主要是美国和英国,根据分析结果规划公司定位。
  3. 通过寻求与非政府组织及政府机构的合作,找到实现共同价值的机遇。合作伙伴能够成为最有价值的盟友。
  4. 继续拥护多样性、拓展包容性。这不仅能够盈利,也是个明智的做法。
  5. 传播产品如何能够使本地群体受益,将关注点放在这对于人们以及他们家庭的意义,而不是产品与竞品相比的优势。
  6. 用实力说话。一个关于公司在构建创新生态系统方面的故事与生产出创新的产品同等重要。
  7. 用自身实力实现更高的目标,在新的世界秩序中塑造最好的品牌形象。寻找机会联合并领导三方合作关系。例如,公司在构建创新生态系统方面的担任的角色与生产出创新的产品同等重要。
  8. 持续不断地以新的角度讲述和复述公司的故事,在为未来做好充分准备的同时,最大程度地利用并领先于变革。

“亚洲世纪”仍在发展当中,孤立主义和保护主义的限制必将成为它的威胁。作为公关传播从业者,通过联接东西方的人们、思想和观点,我们有机会主动地塑造这个时代。时代肯定是变化的,我们的责任是确保这一改变的目的是社会更为广泛的公众利益。

Rachel Catanach (曹蔚明)是福莱国际传播咨询的高级合伙人、大中华区总裁及公司内阁领导层成员,负责高层业务管理、人才发展、客户关系管理及跨区合作拓展新业务。她曾为政府、金融界、科技界、奢侈品业及制造业的高级客户提供咨询,尤其擅长国际品牌推广、企业及金融传播,为大型并购、私募基金交易、敏感事件管理、首次公开募股及战略活动出谋划策。作为香港公关顾问公司协会的前主席,她积极推动公关行业在亚洲的发展,并对亚洲公司在走向全球的过程中所面临的挑战给予密切关注和诸多评论。